阳台上风大,我就帮你摁着点假发。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!
非常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!!!
居然还是个HE!!!!!!和你庙gay里gay气的氛围很合适了!!!!!
你庙新的题字牌匾:月老庙
(笑倒在地

唐乐:




收到喻秃了!开心,实在没想到这么快!赞美白哥!


拍照技术十分渣然而还是努力把“秃头”两个字拍得佛光万丈。


心情过于激动写不出正经的喻秃的repo,就提前写了《我也好想有个牵着我过马路的男朋友哦》的。


(这个我觉得我一定是首杀!快告诉我是不是??!)


这个梗给我的印象太深刻啦,就擅自脑洞了一下(不知道太太您介不介意啊,不好的话我告诉我一声马上删!),当然文笔差白哥太多太多。为白哥打call!爱您!!!


感谢白哥为我们带来的这————么好的喻黄!万分感谢荣耀位面的rps粉怎么那么幸福!


最后小小声问一句: @一路春白 太太,《我也好想有个牵着我过马路的男朋友哦》完结会出本吗?这本实在是太太太太可爱了!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孔乙己之毒唯


荣耀论坛的格局,是和别处论坛差不多的:都是下面一个回复框,底下安放着回复,可以随时更换马甲。荣耀里的玩家,总结出新攻略,每每发帖分享,等人尝试改良——这是几年前的事了,现在热帖多在818——按着F5痴痴刷新,热热的等人回复;倘肯多花些心思,便可搭配新颖,或打法炫酷,来求关注了,如果更大胆些,那就能贬低选手意识操作引一波骂战,但那些技术贴里,多是好玩家,大抵没有这样大胆。只有专职挑事的黑黑,才披上公用的马甲,下钩钓鱼,有条不紊地和人掐架。


我从十六岁起,便在荣耀论坛里混迹,基友说,水深皮脆,怕惹上事端,就在论坛里披公马罢。公马这层皮,虽然不比固马打眼,但被鉴出真身就完了。黑黑们往往为了挑事,看过公马评论,又细查其语句漏洞对选手偏向,然后嘲讽:在这严重找茬下,不糟心也很为难。所以过了几个月,基友又说我披不了公马。幸亏论坛里精彩的帖子多,舍弃不得,便改为专门窥屏的一种潜水人士了。


我从此便整天的坐在屏幕外,专管潜水窥屏。虽然没有什么纠纷,但总觉得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基友是一颗金刚心,玩家们也多是骑士血条,教人羡慕不得;只有黄毒唯出现,才可以嘲笑几声,所以至今还记得。


黄毒唯是炫耀着选手成绩而又极力anti他的搭档的第一人群。他话很多;愤青脸色,眼白总是翻得看不见眼黑;一屏一屏的评论。看的虽然是比赛,可是这也不愿看,那也不愿看,断断续续破破烂烂,似乎思维十多年没有变,也拒绝变。他对人说话,总是满口捞逼抱腿,教人半懂不懂的。因为蒸煮姓黄,别人便给他随了姓,叫做黄毒唯。黄毒唯一出现,所有看比赛的粉丝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:“黄毒唯,你又被正主打脸了!”他不回答,对着正主视频说:“倒贴。”便想起一堆“倒贴”的典故来。粉丝又高声嚷道:“正主关系好得不得了!”黄毒唯睁大眼睛说:“你们怎么这么凭空蹭我家热度……”“什么蹭热度,前天亲眼见你家正主大庭广众地说喻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人之一。”黄毒唯便涨红了脸,额上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:“最重要不能算关系好……最重要!……没办法才被安排的搭档,能算关系好么?”接着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喻文州命好”,什么“心机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,帖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
听人家背地里讨论,黄毒唯原来也技术过,但终于没有成大神,又有黑子撺掇ky选手;于是愈掐愈狠,弄到论坛无人不知其名了。幸而技术分析没有荒废,便还有人替他说话,说只看分析,别掐架。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,便是用于掐鱼字数太多。隔不了几分钟,便不知道盖了多少层楼,难爬得紧。如是几次,看热闹的网友也不待见了。黄毒唯没有法,便免不了扩大掐架战场。但他在我们论坛里,掐得却比别人都逗,就是从不直视证据;虽然间或板上钉钉,暂时默认几层,但不出两页,定然反掐,被奚落调戏后依然刷足自己的存在感。


黄毒唯已掐了几层楼,哀怨的脸色渐渐复了原,旁人便又问道,“黄毒唯你当真是黄少粉喻队黑么?”黄毒唯看着问他的人,回以愚蠢的凡人表情包。他们便接着说道,“你怎的找不到他俩不和反而每天一嘴狗粮呢?”黄毒唯立刻显出颓唐不安的模样,回复笼上了一层灰色,手中打些字,这回可是全是倒贴抱腿面和心不和之类,一些不懂了。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:帖子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
在这些时候,我可以附和着嘲讽,基友是决不责备的。而且基友见了黄毒唯,也每每这样问他,引人发笑。黄毒唯自己知道不能和她们谈天,便只好向路人贩毒安利。有一回对我说道,“你看过蓝雨比赛么?”我略略点一点头。他说,“看过比赛,……我便考你一考。蓝雨比赛,用的一般是什么战术?”我想,黑一样的唯粉,也配考我么?便换了帖子,不再理会。黄毒唯等了许久,很诚恳的说道,“不知道罢?……我教给你,记着!这些理论应该记着。以后掐别的粉的时候,敲锤要用。”我暗想我和战术理论粉还很远呢,而且我也从不和别家掐架;又好笑,又不耐烦,懒懒的答他道,“谁要你教,不是牺牲治疗制造机会一网打尽么?”黄毒唯显出极高兴的样子,将两个笑脸表情放在回复前头,点头说,“对呀对呀!……黄少面对不同局面的刷屏方式有四种,你知道么?”我愈不耐烦了,努着嘴不再回他。黄毒唯刚打了一长段字,想发给我,见我毫不热心,便又叹出几排省略号,显出极为惋惜的样子。


有几回,其他队粉听得笑声,也赶热闹,围住了黄毒唯。他便给他们鱼手速不够造成的失误以及两人不和的料看,一人一屏幕。队粉看完料,仍然不散,说他被真主屡屡打脸还来现眼。黄毒唯着了慌,五指翻飞着,刷屏辩解道,“不是胡说,我怎么可能胡说。”直起身又看一看黑料,自己摇头说,“不错不错!错乎哉?不错也。”于是着一群其他队粉都在笑声里走散了。


黄毒唯是这样的使人快活,可是没有他,论坛也便这么逛。


有一天,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,基友正在慢慢的扫热帖,看看蓝雨楼下评论,忽然说,“黄毒唯长久没有出现了。上次的贴还没掐鱼呢!”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出现了。一个蓝雨粉说道,“他怎么会出现?……他憋着一肚子气呢。”基友说,“哦!”“他总是仍旧掐鱼。这一回,是自己发昏,竟掐到cp大本营里去了。cp家的战力,掐的过吗?”“后来怎么样?”“怎么样?先论坛举报,后来是在各区爆他黑料,爆了几百层楼,再联合其他被黑过蒸煮的粉一同挂他。”“后来呢?”“后来以喻毒唯的手速都加了进来。”“喻毒唯加进来怎样了?”“怎样?……谁晓得?许是去真人pk了。”基友也不再问,仍然慢慢的刷她的帖子。 


    中秋之后,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,看着将近初冬,我整天的吹着空调,也须穿上棉袄了。一天的下午,没有一件事可做,我正眯着眼随手刷帖子。忽然间看到一条评论,“黄少这次机会抓的还是那么帅到没朋友!机会主义者就是这么凶残!”这评论虽然不打眼,却很眼熟。看长度又全然不像。往马甲上一扫,那黄毒唯正在贴里逛着。他发言短而且不掐鱼,已经不复从前。话里话外透着一星半点的粉红气泡,刷屏也慢了些,似乎降了速,在等谁。见了我的回复,又说道,“可以继续分析了。”基友也伸出头去,一面说,“黄毒唯么?你上次还没掐鱼呢!”黄毒唯很局促紧张答道,“这……下回再分析吧。这一回只说黄少,纯技术分析。”基友仍然同平常一样,笑着对他说,“黄毒唯,你又和别家掐架了!”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,单说了一句“不要取笑!”“取笑?要是不掐,怎么会被真人PK?”黄毒唯低声说道,“没pk,没,没……”他的回答,很像恳求掌柜,不要再提。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,便和基友都笑了。我复制了这些,贴给他,就又引出一些别家挂机粉来。他含含糊糊打出几行字,回了我,见他发的颜文字,原来他还是会因围观害羞的。不一会,他害羞完,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,飞快地写分析贴去了。


自此以后,又长久没看见黄毒唯掐鱼了。到了五十楼,基友刷着帖子说,“黄毒唯还没掐鱼呢!”到了一百楼,又说“黄毒唯还没掐鱼呢!”到了三百楼可是没有说,再到新帖子也没见他掐鱼。


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——大约黄毒唯的确不再掐鱼了。


(谁知道是不是和喻毒唯搞上被禁止掐鱼了?╮(╯▽╰)╭)




End


这也算喻毒唯和黄毒唯的he了。


重点:毒唯是炫耀着选手成绩而又anti他的搭档的唯一的人群。他们想象力很丰富,愁苦脸色,眼白总是翻得看不见眼黑。看的虽然是比赛,可是这也不愿看,那也不愿看,断断续续破破烂烂,似乎思维十多年没有变,也拒绝变。他们对人说话,总是满口捞逼抱腿,教人半懂不懂的。毒唯一出现,所有看比赛的粉丝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:“毒唯,你又被正主打脸了!”他不回答,对着正主视频说:“倒贴。”便想起一堆“倒贴”的典故来。粉丝又高声嚷道:“正主关系好得不得了!”毒唯睁大眼睛说:“你们怎么这么凭空蹭我家热度……”“什么蹭热度,前天亲眼见你家正主大庭广众地说喻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人之一。”毒唯便涨红了脸,额上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:“最重要不能算关系好……最重要!……没办法才被安排的搭档,能算关系好么?”接着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喻文州命好”,什么“心机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,帖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
这段来自太太这段来自太太这段来自太太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我们白哥怎么可以这么有才!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连脑洞都是爱您的形状,比心。

评论(1)
热度(50)
  1. 一路春白唐乐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收藏repo的子博ww
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!非常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!!!居然还是个HE!!!!!!...

© 收藏repo的子博ww | Powered by LOFTER